YianTime 羽瞳微網站

「實業已死」的說法,最近來自于吳曉波的文章。

(文章來源網絡,與安防制造戰線上的戰友們共勉)
 

         今年上半年,讓我印象最深刻的經歷是這樣的:

        年初,我去瑞士蘇黎世旅游,那是全球公認的居住環境最好、也是物價最為昂貴的城市。在蘇黎世的中心商業街上,我赫然被櫥窗里的一只壓力鍋給吸引住了。它呈醒目的深藍色,是德國雙立人品牌,而讓我停住的原因則是它的標價:290歐元。一只壓力鍋竟可售賣到如此高價,讓我不由驚嘆。誰料,與我同行的一位企業家朋友告訴我,這只鍋在國內中心城市的售價是3200元人民幣,他的太太日前剛好看中一只。為了求證,我用手機把這只鍋拍了下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湊巧的是,回到國內的幾天后,我在一次座談會上碰到了一家民營壓力鍋企業的董事長,這家企業位于東南沿海的一個小縣城,二十年前我曾經去那里采訪過,當時還是一間很不起眼的街道小廠,替沈陽的雙喜牌壓力鍋做貼牌生產。近十多年,這家企業自立品牌,擴張發展,赫然已成國內行業冠軍,其產量在全球也排第四。座談期間,我把手機中的照片給那位董事長看,提出的問題是,你的工廠能否生產出這樣的高價產品?他回答說,質量和功能應該可以接近,可是價格卻怎么也定不到那么高,最多不過千元。


        接著,他突然告訴我,現在,他最大的興趣已經從做壓力鍋轉到資本經營了,前年,他已經把企業的大部分股份出售給法國的一個家電集團,得二十多億元。我問,那么你現在正在做什么?他說,在家鄉投資了一個島,準備開發房地產和碼頭,政府對他非常支持,其盈利前景大大的好過生產壓力鍋。


        我聽到這里,百感交集。當時在座的還有一位老資格的經濟學家,我對他說,看來中國人十年之內再也做不出一口好鍋了。


        此后很長一段時間,我被這只壓力鍋的故事所纏繞。腦海之中,二十年前那個簡陋的街道小工廠與蘇黎世大道上的櫥窗交疊出現,讓人莫名惆悵。二十年,一代人,好不容易做到全球第四,一朝出售,中國人什么時候才能重新回到那個位置?


        更讓人擔憂的問題是:在2010年的中國企業界,不愿意“再埋頭做壓力鍋”的企業家到底有多少?
近年以來,專心實業似乎已經是一件十分“落伍”的事情了。當年曾被視為偶像的松下幸之助、杰克·韋爾奇等實業家不再時髦,人們更津津樂道的是巴菲特、索羅斯和李嘉誠。“用錢生錢”顯然比實業來得輕松愉快。我近期時常碰到一些仍在實業界打拼的企業家,紛紛萌生退意,向往去做一個投資家,或VC,或PE,總之不愿意再干實業。


        這些景象似乎在顯示,當今是自1990年以來民營企業家士氣最低迷的時期。究其原因,簡略而言大抵有三。


        其一,資本市場(包括股權投資和經營房地產等等)的回報大大高于工業經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其二,傳媒過分渲染投資神話,打開報紙網站,隨處可見哪位投資家看中一家小公司,僅僅幾年就得數十倍、成百倍回報的“神話”,實業之心,不禁蕩漾。

 

       其三,實業投資的宏觀環境未得改善,特別是去年以來出現了“國進民退”現象,極大地打擊了民營企業家的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這種低迷的景象卻與中國經濟的實際需要產生了極大的落差。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,中國制造被迫向內需化轉型,而國內消費市場確乎也出現了旺盛之勢,而這其實正是實業家可以大展雄心的時刻。同時,中國的產業經濟面臨升級轉型的重大時刻,更需要實業家全力以赴,加大投入。而當其時,卻出現了投機之風,這不得不讓人生出無限的擔憂。


       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里,中國經濟要在全球競爭中有所作為,必須依賴實業經濟的勃興。當實業家都一一的被“逼”成了投資家,當“實業之心”一一冷卻,那么,可持續發展以及產業結構調整又將從何說起?


       吳曉波的文章中也已經解釋了,關鍵的原因之一是:近年來資本市場的回報大大高于工業經營。

       從社會學的角度,資源和回報的不均有其積極意義。現代社會中有的工作是非常容易做的,而有的工作比如工程設計、器官移植,這些工作則需要那些少數有天賦且經過長期訓練的人來從事。一個職位的功能越是重要,社會給予這個職位的回報就應該更大。這種策略有利于提高生產效率,因為收入、聲望、權力和閑暇可以鼓勵人們從事重要的工作,并且長時間的努力做好這些重要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那么,投資是否比工業經營重要呢?絕對不是。


       金融的本質是服務實業的。

       金融投資是資本的整合分配,將資本投到增值效率最高的項目中去,可以理解成一個乘數,但創造價值本身的基數是工業經營本身。假設不存在投資行為,原始本金的累積固然會艱難許多,發展的速度也會比較慢,但創造和發展依然是可能的。倘若沒有了實業,實業家都棄經營而轉為更加簡單直接的投資,當泡沫破裂之后,世界將會如何?

       那么,實業如何「不死」?我認為實業的精髓可以一個最近挺流行的詞來形容:


「工匠精神」
 

       工匠精神(Craftsman’s spirit)是指工匠對自己的產品精雕細琢,精益求精的精神理念。工匠們喜歡不斷雕琢自己的產品,不斷改善自己的工藝,享受著產品在雙手中升華的過程。工匠們對細節有很高要求,追求完美和極致,對精品有著執著的堅持和追求,把品質從99%提高到99.99%,也許其利暫微,卻長久造福于世。 隨后建立起品牌效應,也可能得到認可提升回報。

(這里說到品牌,和我所提到的實實在在的價值相比,品牌有價值嗎?有的。品牌是一個承諾。對與制造商,好品牌承諾著精湛技術始終如一的質量控制和值得欣賞的文化,而對于消費者來說那是一種信任,信任你下一個產品會和上一個一樣好。或者一樣不好。)

       德國是實業大國,產品精益求精,制造穩扎穩打。贏得聲譽的背后是對技術的情懷,質量嚴格控制和管理模式的優化。 實業家門將心力傾注于研發制造,融入了自己的時間、勞動、智慧,有的甚至是用藝術創造的態度對待自己的產品,從汽車到高壓鍋到刀具莫不是如此。贈送一張看著就賞心悅目的刀具:

 

       德國經濟穩定,物價穩定原因之一就是建立在背后的踏實與情懷。文化中崇拜的不僅僅是利潤,還有技術和質量,精神是充實的,人心是平和的。過程中沒有不擇手段的降低成本增加利潤,卻以藝術品般的作品贏得認可,得到更高的報酬。

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浮躁和短視在中國企業中泛濫得多。山寨源自利益驅使和對創造力的不尊重,三聚氰胺奶粉,地溝油,無不是單薄的逐利邏輯。沒有工匠精神的利潤崇拜像一種慢性毒品,讓人著迷卻為企業的聲譽和長期發展埋下危險的種子,甚至對消費者的安全、健康上造成惡果。


       「在道德規范下,通過勞動為行業和社會提供價值,從而獲得自我價值實現和經濟回報。利潤來自于對你所創造價值的嘉獎,從長遠上追求利潤最大化的邏輯是正確,但在細節執行中責任感和情懷才決定了產品的競爭力。」


       至于中國未來是否「實業已死」呢?

       一來,房地產的投資熱將慢慢降溫,更加謹慎的投資者也許也將把更多精力放在實業經營上吧。

       二來,雖然成為眾矢之的企業和產品不勝枚舉,但也大有理想主義的人在技術和質量上精益求精,致力于制造出有用、可靠的產品,把工匠精神奉為圭臬。雖然有時也會覺得無助,但這條路在線框中可以被認為是暢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最后想說,投身實業的經營者們雖然很多時候不在鎂光燈下光鮮亮麗,但絕對值得驕傲。不用懷疑,帶著工匠精神,義無反顧地做經營好產品和服務吧!

關注:YianTime2277

分享到: 微信 更多

到首頁

三分彩是正规的吗